Pinned post

当时在拍最后期末结课作业,下午的空档,所有我想要的道具都没有,平常也是这种境地,凑出还有的可选择的东西,扯出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白色塑料膜,买来从没有打开的苔藓绿的纱窗蚊帐,塑料铁链(在此之前从没有想到铁链还会有塑料的 拿起它手上就会沾上一些铜粉)点上蜡烛,粗心摆放,一个不小心,打翻蜡油,火向上烧,一瞬间触碰发尾,发觉没有惊呼,心里的着急小于身体的速度,一秒之内,一双手攥紧发尾,白色的塑料上面有一个黑色的小洞,边沿翘起。

幽默,吵个架都得把刚从书里看到的词瞎几把用上,称之为报菜名上瘾之后直接以为自己文豪在世下一秒就可以出版一本哲学巨作其他人都是在用脚过活了。

听modern classic 就像就像是骑着自行车慢悠悠注视着自己的出生地(熟悉的城市),每一秒都无比陌生和熟悉,这种听觉空间指向一种建筑性。

谁给我调一杯泥煤灰顺手再给几颗干话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lobhajSadReach:

ins不要再限制我了,就靠刷刷美图解压了。

quickq上个月提醒涨价,还以为只涨十几块,没想到直接过百了,每个月维护各种账号就要花一大笔钱,艹,打算都弃了。

这个时间点又有人在楼下打扑克牌了,噗噗声真好听,迅速挪到窗户边上坐着。

关于音乐与大脑的三个学术报告录音 | The 2014 Boston University Music and Brain Symposium讲座录音 | digforfire.net/?p=9537

ooooa关注着Miranda July,之后是会参演她的作品嘛,期待期待...

去储藏室拿东西,打开门迎面就发现一只小小的壁虎,我愣看着壁虎了几秒壁虎也看着我愣了几秒,我大叫了一声啊,壁虎一下子就溜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去了,房间窗户都是紧闭的,不知道他从哪里进来的,xg问我怎么了,我说这房间有壁虎,他说没事,壁虎是吃蚊子的......

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死着就想活了,奇妙人生。

高密度接触了老人,感受就是一些老人是真的恐怖吓人,且是使用“暴力”的好手。

反复听安娜恶之花这张专辑听出了巴赫味道。

看到一个说法,当你的皮肤突然过敏时,是因为你的某些限制性信念在消失。

挑逗的声情模式化一样可套用的微表情身体动作突然出现现实,又精致又吓人😱 ,好像在垃圾桶里打滚,一种令人闻风丧胆的臭味,看一眼就想吐想死,真的把我看伤了,需要大量东西洗洗眼。

醒来就开始导入几年前拍的东西,除了人之外,还有漂浮在池塘上的黄色柿子,凌晨四点卧室不知道哪儿飞来的绿色蜻蜓,下午出租车挡风玻璃看起来就是一块会飞的琥珀,镜头不断zoom时太阳看起来越来越小。

更多的时候,会觉得凭什么?凭什么要把一个活生生的复杂的人变成我作品里一个简单的符号?凭什么这些人的不同切面要由你由我来叙述?扪心自问,这公平吗?我们配吗?真心不理解厌倦恶心以剥削他人的人生叙事为由的垃圾作品了。

Show thread

Dear heart, it's me, it"s me.You don't need to prentend to be someone you're not.

“美”人<美景<美梦 ,世界不应该就是这样吗*^o^*(*^◯^*)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