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loev boosted

小學的時候試過把屎拉在報紙裏,然後包裝得整整齊齊,在上面用白紙寫着失物認領,之後
放在家樓下人行道邊,過了不久有個男人在圍着這包屎轉了幾圈,一個閃身把屎帶走了。之
後幾個月我一直腦補他打開後的畫面,可惜那時候還沒有智能手機。

Chloev boosted

中缅边界QQ微信被
封警方打击电信诈骗。
原来是边境居民生活困难,
被缅甸越南的好政策吸引过去了。

Chloev boosted

食:物价大涨
住:六个钱包
行:失信名单
衣:通商宽衣

Chloev boosted
Chloev boosted

外國害怕中國其實是有道理的,畢竟我們也怕。

Chloev boosted
Chloev boosted
Chloev boosted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想着要转行cs了!”研畜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耳听你手机外放coursera慕课,吴恩达机器学习。”研畜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上慕课不能算转cs……慕课!……研究生的事,能算转行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梯度下降”,什么“神经网络”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实验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Chloev boosted

突然想到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歧视是在斯里兰卡。
向所住地工作人员咨询问题,他当时在和另一个人说什么事,我问了之后他不回答,于是我等了会,又问一次,还是不回答。我说,我是不是要去问别人?他才把一份资料给我。
他全程没说一句话,甚至没看我一眼。
PS:只有这一位是这样,其他人都很好。斯里兰卡自然风光很漂亮,还是值得去的~

Chloev boosted
Chloev boosted



火箭队莫雷在推特发了条推文说:「为自由而战,和香港在一起」。

消息传到国内,小粉红们怒不可遏,把消息顶上了热搜,人民日报看到了。

人民日报问莫雷:你说「为自由而战,和香港在一起」是要站在示威者那边,还是港府这边呢?
莫雷:毫无疑问是港府啊。
人民日报又问小粉红:你们又是站在那边呢?

——————————————

原笑话是这个:
有一次,朱可夫从斯大林的办公室里出来时,怒气冲冲地说:“这个留着小胡子的魔鬼!”正在接待室的贝利亚听到了这句话,走进斯大林的办公室把这话告诉了斯大林。
斯大林让人把朱可夫叫了回来。问道:“朱可夫同志,您从我办公室走出去时说了一句‘留着小胡子的魔鬼’,您是在说谁?”
“希特勒啊!我还能说谁呢?”朱可夫说到。
斯大林听罢,意味深长的问贝利亚:“贝利亚同志,而您又是在说谁呢?”

剪了个头发感觉人都清醒了很多

最近遇到一个从澳大利亚读商科的哥们儿,跟他聊了几句关于香港的事后,我感觉我在跟一个行走的人民日报对话。共产党够狠,服。图摘自爆笑祖国channel。

Chloev boosted
Chloev boosted
Chloev boosted

一路上听广播,讲中国的社会工作相关内容,有关青少年保护、救助,以及老年看护、临终关怀的问题,嘉宾是复旦的一教授,说到国内开设社工专业本科的高校有300多所,相关专业研究生的有140多所,正努力地做很多尝试。但可能中国人群体还是太大了,社工群体相对而言实在太小,人们对这方面的意识也很薄弱。像香港这次运动,许多未成年人被捕,都要求必须有社工全程陪护,相关普及意识也做得较好,在活动频道里时不时看到这类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宣传。但国内却时不时看到儿童被家暴致死的悲惨案例,景况云泥之别。
另外最近看到上原千鹤子到国内开短期课程,讲到中国老龄化问题及解决方案时,竟不止一个同学提出安乐死的合法化,把上原老师吓了一跳。我倒是明白同学们的想法,安乐死是针对要是自己老了以后,没有人陪护,不能老得尊严那起码得死得尊严。但这背后难道不是一种悲凉的底色吗?有很多孤寡老人被虐或者死得凄凉的案例,同样看不到社工的身影。让人能够老得有尊严得花费极大的财力物力,或许日本已有些成功的尝试,所以上原老师仍是积极解决问题的立场,但我国年轻人已经下意识地为国家做出了楢山节考的选择。

学校食堂都涨价了,嗯,吃饭都得省着点了

哎,虚拟机还是太卡了,还是用物理机。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