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eLi boosted

另一个现实就是钱的问题,现在年轻人买房父母甚至三代都要出钱才能凑齐首付,拿钱就是手软,爸妈爷奶给了钱,他们就是董事会,孩子就是总经理。总经理所有的提议董事会有一票否决权,不按规矩办事分分钟撤资,这就是大多数情况下亲情的条件。

StoneLi boosted

吐槽一个事情,不知道知乎用了什么奇技淫巧,不论是在IPhone还是在安卓手机上,都是耗电第一大户,最可怕的是我一天都没打开过知乎,它耗电量比bilibili等视频应用还高,而且是后台耗电。现在的智能手机颇有wintel的风格,软件越来越大,手机cpu越来越快,手机存储越来越大,电池容量越来越大,但是体验并没有翻倍,续航甚至越来越差,软件越来越卡,广告越来越多,换手机频率越来越高?

StoneLi boosted

以前我就说过,国民大范围“躺平”现象的根源只有一个,那就是统治者对全社会搜刮太狠、吸血太厉害,国民奋斗的成果无法转化为自己和家人的福利,都被统治者抢走了。于是,在无力反抗的状态下,国民当然更倾向于选择“躺平”,不再努力奋斗,不再给统治者提供抢劫吸血的机会,不买房不结婚不生娃尽量减少额外开销,一切以自己活着不饿死为准。

汉武帝时代,为了维系穷兵黩武的对外战争,以算缗制度对国内大肆搜刮。直接后果就是:老百姓不爱攒钱了。有点钱就大吃大喝狂嫖滥赌拼命挥霍——既然抠吃抠喝攒俩钱,也会被朝廷征走,那我攒钱干什么呢?老子都花了它,花在自己身上也比被朝廷抢去强!

【躺平就躺平,不必抱歉】
mp.weixin.qq.com/s/ybUAIHYpfBW

StoneLi boosted
StoneLi boosted

某国特色扶贫体制的最大问题在于:它的立足点是限制(低端)人口自由流动,而不是给他们提供更多发展机会。它的指导思想是“贫困人口(特别是农民)必须留在当地,而不是进入有更多发展机会的大城市。大城市不能有太多低端人口”。

所以,如此“扶贫”的后果必然是现在这样:少数几个“样板间”(如大凉山、佛坪)拼命砸钱,把没有工作机会的农民强行按在当地花钱养起来;多数农村则仍然空心,农民在当地没有好的工作机会(农业不赚钱,政府既不肯放开农产品价格管制,也不肯补贴农业工作者),进入大城市又面临教育养老各种壁垒。

StoneLi boosted

@xihuhanbi 我其实还挺看好她们的,最近接触到一些真的是从粉红女权再到反贼女权的人,女权有点像一个切入点,给了她们一个反思的契机。能多醒几个人总是好事。

StoneLi boosted

我一直很想看到,某国粉红女权和公权力之间的走向,最终会演变成什么。

坦白地讲,我对粉红女权其实没有很大的恶感,因为她们对性别不平等的朦胧的觉醒和表达,都是真诚的(这和梁钰之流的投机牟利、林毛毛之流的哗众取宠,完全不同)。她们在另一些领域令人不快的政治观点和表达方式,不应该成为嘲笑乃至抹杀她们的朴素性别平等意识的理由。

然而,她们至今仍然并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敢承认):这国根本不欢迎任何个人和群体有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和行为。雷霆雨露莫非君恩,遭遇不公正对待以后别哭别喊别闹,老老实实低头干活无私奉献当老黄牛,这才是这国想要的国民。而有违这个标准的任何人(哪怕你只是反对有人在公共场所吸烟,或者质疑你孩子的死因),在公权力看来,都是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而粉红女权及其维权意识,与公权力的不欢迎一切维权行为,这两者之间的扭曲的张力,必然会逼迫粉红女权在“粉红”与“女权”之间二选一。她们会如何做出选择,我拭目以待。

douban.com/group/topic/2262941

StoneLi boosted
StoneLi boosted

我真的不能理解面试里出那些特别复杂算法的公司。尤其对于工作经验好几年的码农,问那些日常工作用不到的算法,跟面试时候让工作好几年的人当场解高考数学题有什么区别?hard题目跑再快行数再少,变量命名乱七八糟,代码不self-explanatory,为图行数少极难debug,难道公司招人就是要写这种日常code review都过不了的代码?

StoneLi boosted
StoneLi boosted

“你们桃花岛远居海外,你郭靖又是蒙古长大的,莫不是串通了蒙古鞑子,来抹黑我们全真教?我们全真教抗击蒙古鞑子十分辛苦,不容你们抹黑!再者说,我听你郭靖的口音,满嘴的官话,连句方言都不会,出身十分可疑!”
【就知道一转没!幸好存了】

StoneLi boosted

數了一下也就被刪了四條,第一條是告訴大家我因爲奧斯卡和那個女孩被禁了15天,第二條是啥忘了,第三條是轉發打了個問號,第四條是說被建議改名粉紅日報!我這待遇快趕上雲五了嗎!

StoneLi boosted
StoneLi boosted

网络战开始了,希望大家不关注不与之争论不动气,它们的方向是吸引注意力,引你与傻屌论战,再用丰富的傻屌经验熏晕你。

这场战争中,最好的方式是冷处理,不给眼球----看它一眼都恶心。

只记住,昨天那些在现场举白花喊真相的人,人也们才跟我们一样是人。

Show thread
StoneLi boosted

【转自微博】 我现在坐在地上编辑这些内容,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句子去形容这一切混乱,刚才我边走边哭,我想去讲述一些东西,但我目前没有能力,我不希望这件事被某些纱布盖上,不希望这件事被人遗忘。我希望一切都是好的,我们能好起来,这个社会也是。 

weibo.com/7394346498/Kf14rv5t8

#成都49中私自押留群众和记者##成都四十九中巡逻人员抢群众手机##成都49中##成都四十九中回应学生在校高坠离世##成都坠亡学生家属不认同教育局通报##成都学生坠亡事件有哪些疑点#

大家好,我是一个新闻专业在读的学生。最近几天了解完四川省成都市四十九中学的相关事件后,今天早上九点我赶往现场。

今早九点五十分,我和班上两位自愿组队的同学到达四十九中。在学校周围转了一圈,先了解了基本的情况,然后和群众站在一起,听群众的声音。警察看见我的同学在用手机拍照,立马用威胁的语气说:“把手机交出来!你们三个,全部把手机交出来!”警察挨个把我们三个手机照片全部删除,所有备份都被删掉,可是当时我们手机里只有学校周围环境的照片,并且没有往任何地方发布。后来越来越多的警察围着我们三个,一口一个要把我们“抓回局子里”,然后一口一个让我们“赶紧走,别多管”。这一部分的内容我都有录音,稍后整理好了会发出来。

我们三个中午回学校上了课,下午另外两位同学有安排,我一个人又去了四十九中。下午五点半左右,我到达学校门外。

下午我带了相机,记录了许多群众给死者鞠躬献花,记录了群众站在一起大声的喊:“真相!真相!”。直到晚上八点半,群众和记者们站在警戒线外等待,学校里突然出来很多警察,用手指着我们大声的吼:“禁止拍摄!”。最前面的警察要抢走我的相机,他们冲出警戒线,扯记者朋友们的头发和衣服,打群众,嘴里还说着:“把这个给我抓了,你去抓那个。”我抱着相机往马路的另一头跑,群众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让我保护好这些影像资料。我和有资料的朋友们都走散了,当时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些人被押留在学校里了,很混乱,很恐怖。

最后我找到了和我在下午刚认识的记者朋友,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手被警察抓掉了一小块肉,不停的流血,头发特别乱。她说刚才保护她的男孩子被抓进学校了。

我现在坐在地上编辑这些内容,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句子去形容这一切混乱,刚才我边走边哭,我想去讲述一些东西,但我目前没有能力,我不希望这件事被某些纱布盖上,不希望这件事被人遗忘。我希望一切都是好的,我们能好起来,这个社会也是。

StoneLi boosted

👇这集明明30多年前已经演过了。😭😭😭

“我抱着相机往马路的另一头跑,群众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让我保护好这些影像资料。我和有资料的朋友们都走散了,当时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些人被押留在学校里了,很混乱,很恐怖。”

挪威的森林里,好多心理学上的的特殊案例 。

玲子的问题就是内外环境各自独立运转,平衡,她丈夫给了她6年的稳定外部平衡,内心的问题在稳定的外部环境下处于一个微妙的稳定状态,偶然一个小孩子闯入她的世界,由性,伦理观念就直接突入了她的内心世界,特定时代的性,伦理观念给她的压力导致她的内部平衡一下子就断了线。

他老公已经想办法尽快处理,一个月没到就来不及了,这中间有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沟通与心理疏导的缺失。

如果在幼年的成长时期玲子有建立一个稳定自平衡的内部世界,结局绝对会不同。

如果那个时代的性,伦理,婚姻观念再开放,包容一些,玲子不自伤,结局也会不同。

StoneLi boosted

好消息好消息 :blobpeek:

2020年中国新出生人口数冲破天际:4234 万

(党国砖家:大意了,撤回,我要重新发)

备份:archive.is/4JpwF

StoneLi boosted

刚刚搜索这个软件时发现这个软件开发者利用用户进行ddos攻击另一个同类软件,而且盗用那个软件的接口,总之很下作。被攻击和盗用接口的软件叫“软件小妹”,我去试试好不好用。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