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ing boosted

冷知识: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之所以全世界发生了多起针对中国的抗议与抵制,原因之一在于,2006年的时候,解放军在西藏与尼泊尔边境射杀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的画面,被附近的欧洲登山队的摄影师意外录像了下来。

那段杀戮录像你至今可以在油管上搜到。

模糊的录像中,一队试图逃离中国去印度的,包含了大量儿童与未成年人的藏民偷渡小队,排成一条线在狭窄的山路上逃窜。震耳的密集枪声从录像中传出。

有人掉队,后来被抓。
有人中弹,倒下,其中,一个17岁的女孩死去。遗体在雪地中,成为模糊的一道影子。

欧洲登山小队并没有那么高尚,团队里有人害怕被中国政府禁止入境登山,而不愿意向世界公布这件事。但是最终两个英国警察还是把录像与这场杀戮披露给了媒体。
这件事当时上了西方各大媒体的头条。

也许是因为录像证据过于确凿(此前西藏流亡政府多次指控中国军队杀害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但是给不出证据)中国政府罕见地承认了此事的存在。

但是中国政府宣称这只是正常的边境管理。

正常的边境管理。

(截图出自油管上的纪录片《雪山上的谋杀》,你可以在 youtu.be/udaN7-hBJig 了解整件事。)

ewing boosted

// 在中國國旗下,幾名官員沿著燈火通明的拘留中心走廊漫步,就像動物園裡的遊客一樣,透過柵欄向俯視着地下室的牢房,而牢房裡面的人都在鏡頭以外。//

Show thread
ewing boosted

19年,我从朋友那里知道新疆的事。承诺不会往外透露任何细节,以此保护她的生活。沉默地守护这些秘密,饱受煎熬着,不知道去哪里发泄,后来是上海的无差别杀人事件,我看到那些死去的孩子家长的留言,那些被清理掉的纪念花束,我的痛苦抵达至巅峰。我打电话向母亲痛哭,被她回应“可是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仓惶之下逃去求助精神科医师,被他回应“政府这么做是有道理的,他们专业,比我们聪明,你要做学生该做的事。”我四处呼喊却处处碰壁,老师和朋友问我怎么了,我却不可以说一个字。我害怕我说出从哪里知道新疆发生的事以后,那个女生会被惩罚。所以我说,我没有事,我只是抑郁。我被要求做一个学生该做的事,却饱受想做一个人的欲望的折磨。

Twitter 上搜 还是空降推文霸占屏幕,有点末日之后的科幻感觉,最后只剩下

ewing boosted
ewing boosted

Somebody gave Mastodon's official iOS app a 1-star review on the App Store because "there are too many Taiwan independence" [sic, translation]. That's a first! Also, Taiwan is a country.

ewing boosted

我朋友最好的朋友小徐在坐曹操专车的时候被性骚扰了,我朋友希望大家看到她的控诉,虽然我微博已经转发但是那边账号我不怎么用已经有限流的可能,所以想在这边也发一个,大家看看,谢谢帮忙。
weibo.com/6110446575/LtthFxtth

ewing boosted

每次看到一些毫无逻辑的回复就气不打一处来。
例如学生抱怨周末一大早做核酸,都不能睡个懒觉,评论轻飘飘一句“医务人员也没懒觉睡啊”。这什么逻辑啊,只要不天天无休止地折腾人做核酸,所有人不就都能睡懒觉了吗?拿政策的受害者去绑架同一个政策的受害者,勒令后者屈服,反正都得受苦呗?
又如封城期间抱怨物资短缺,很多东西吃不上,回复来一句“忍忍就过去了”,甚至怪罪起心怀不满者“早跟你说别吃那么多”。不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获得舒坦一点不好吗?非要人为制造灾难,没有短缺就创造短缺,强迫人牺牲基本的口腹之欲,非要委屈地活着呗?
再如受制于核酸时效,出门处处受阻,评论一句大明白,“平时不坐地铁就可以了”。难道面对不合理、折腾人的政策,选择放弃使用基本的公共设施,自我限制出行范围,就能假装一切如常?

ewing boosted

其实前几天热转的刘敏写的那篇救助被性侵的女孩思思的文章让我又想起卢安克。
柴静的那两篇文章我几乎都会背了。里头卢安克讲:如果自己作为老师,带着一种想象,想象学生该怎么样,总是把他们的样子跟觉得该怎么样比较,是教育上最大的障碍。这样我没办法跟他们建立关系,这个想象就好象一面隔墙在学生和我的之间,所以我不要这个想象。好感与反感是最有危害的心态。
还有卢安克讲,没有大人在身边的孩子,是很容易沾染上坏习惯的,和孩子们沟通是没有用的,道理没有用,和他们一起行动有用。他每年和孩子们一起拍的电视剧,「日后他们回看时,会觉得自己有能力创造一个属于他们的空间。」有了归属,人才会愿意为了维护这个归属而有动力做一些事和不去做一些事。
时隔这么多年这些话依然让我感到震慑和敬畏。教育不是把人教成一个标准的样子,救助也不是把人救助为一个标准的好女孩。自由和归属。或许真的很难吧。

ewing boosted

在被鼻塞、喉咙发炎折磨中……

ewing boosted

正在读何伟昨天发在纽约客的文章。他提到,在涪陵上课的时候,遇到敏感话题,整个教室会落入巨大的沉默。沉默中,同学们齐刷刷低下头盯着课桌,而他盯着这些下垂的脑袋,心跳加速、脸刷一下红了。最开始他把那一刻当作“felt most like a foreigner”的例子,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他逐渐意识到,这种physical reaction其实是大多数年轻中国人同样经历着的,原来“The Party had created a climate so intense that the political become physical.”
我想到了无数次戛然而止。利维坦是次要的,在那些欲言又止的微妙时刻,年轻的异议者面对着的是好多张已经封闭的嘴巴、好多双刻意盯着别处的眼睛。在巨大的恐惧下,发言者成了那个唯一脸红的、尴尬的、手足无措的人。压迫以一种physical的方式存在于发言者和沉默者中间。
不过political和physical之间可能本来就没有那么大的区分,在不自由之处,政治从来是以暴力的方式关心着身体。

ewing boosted

之前在zlib上下了一本四川出版社的文革笑话集,现在还记得的最好笑的一个是列队转向时不准喊向右转的口号,于是“向左转了三次,终于转向右边”,总觉得这个笑话非常意味深长地符合你党史

ewing boosted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1.消杀的时候,所有手可以摸到的地方都会喷上消毒水,所以请将贵重物品至少放在两米五以上的高度。

2.电视、电脑等电子设备务必包上防水袋子装箱,然后箱外再套上一层塑料袋。
否则,你将会和我舅舅一样,电视机和电脑严重进水,全都无法使用。

3.床上用品请换成准备丢掉的旧床单和枕头,床垫想办法包上防水膜。
否则,就只能看到心爱的床单全部腐蚀变色,枕头变形,还只能睡在湿哒哒的床上。

4.如果家里是红木家具和地板,请务必全部包上保鲜膜。
否则,你会发现原来红木也是会变色的,还变得贼难看。

5.如果家里有钢琴……直接请咨询一下有没有什么保险可以买吧!

6.如果家里有供奉的习惯,请给神像包严实,真的会!裂!开!

7.衣橱里的贵重衣服,尽量套上防尘袋之后,再包上一层保鲜膜之类的东西。

8.冰箱里应该没有啥食物了吧?有的话,请带到方舱或者隔离点,因为被消杀后,真的不能吃了。
同理,还有米缸里的粮食。
还有就是,未开封的大米不是完全密封,也会被消毒水浸润。

9.家里如果有卫生巾卫生纸没用完,请注意多套几个袋子保护。

10.家里书橱的话,能锁门就锁上,并且把缝隙都想办法封堵上,否则你会发现书糊了。

11.贵价的鞋子放到鞋盒里,然后高高放到出柜顶上,不要放在门口的鞋柜里。
否则回家后,你会发现,鞋子起皮了。

12.家里的植物,能放阳台或者天井就不要放在室内。
请做好植物全部牺牲的心理准备。
宠物同理。

暂时就这些,希望早日解封。

ewing boosted

有关长沙自建房坍塌事件的遇难者名单《坍塌的 53 个名字》的备份。
原链接:
mp.weixin.qq.com/s/GhLaSwWa94Z
备份地址:
telegra.ph/%E5%9D%8D%E5%A1%8C%

在一个几乎不保护公民的隐私的国家,不公布遇难者名单时竟然也能说是为了保护隐私,公布新冠患者隐私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理所应当了?其实还是想捂着人的嘴而已,一切不能被丧事喜半的都不准悼念,一切会被用来苛责政府的都必不能发表,一切对真实声音的探求都要扼杀在摇篮中。

ewing boosted

香港警隊要「去殖」,來自紀律部隊的消息,一些常用口令和敬禮要改做中文,「Yes sir」改為「是的長官」,氣場突然變得好笑,「長官」也有些西化,不如「同志」正宗。網友戲言:應該恢復香港被洋奴侵佔前的大清傳統,「Yes sir」講做「卑職領命」、「卑職遵命」,「sorry sir」講做「卑職罪該萬死」。

ewing boosted
ewing boosted

长毛象的友友们大家好,如果您无意中在时间轴上看到了这个帖子,可否到微博上帮助我们学校的女生助力转发原贴?继男生偷窥女浴室后,我们学校又爆出了男生防疫志愿者(且此人为公费师范生,院系党建中心副部长)偷拍女生照片意淫的事件🙏
微博原贴被限流了,可以搜索博主名称找到原贴,在这先谢谢各位愿意转发帮扩的友友们😿

share.api.weibo.cn/share/30392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