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朋友们,吾今有三计赠予汝等,可安身立命: 

上计不结婚
中计不要孩子
下计晚结婚,晚要孩子。

Pinned post

分享一个可以白嫖且比较稳的 节点分享频道。

和其他一般都是“汇总网络上的分享信息”不同,这个频道分享的节点貌似都是作者自己掏钱维护的(当然,还有捐赠者)。

如果你有其他可用的机场,也可以关注下,以备不时之需。

t.me/s/cnhumanright99

Pinned post

逃兵:六月的逃兵

(看完使我心酸、落泪的文章)

「我今天想起当时的场面,我要专门地感谢北京饭店大门口,那些身着便衣的,执行公干的北京同胞们。以他们所在的位置,掌握的情报,和他们拥有的技术条件,说他们不知道14楼上有我们的摄像组在拍摄,是全然不可能的。说他们不知道我乘电梯上到14楼,并拿回了那盘录像带,是更加不可能的。
...
他们做出了个人的或是集体的,绝不是没有危险后果的决定,他们要让世界看到那个大义凛然的同胞的形象,和他头上勇士的光晕。」

「最后,让我告诉你,首都机场上那个美国人罗伯特对我说的是什么。

"我十分,十二分地感到内疚和惭愧,在中国人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只有选择逃离,而且有这个特权能够逃离。这个钱,我不能拿。我虽然不知道这录像带里面是什么。但是请你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它,把它送到它应该去的地方,也算是我个人为中国人做的一点点事情。"」

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

Pinned post


首先有这么一个论文《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 1984 or Brave New World》,它得出的结论是:
1. 仅仅提供自由互联网不会促使受试者主动获取敏感信息
2. 暂时性鼓励受试者获取敏感信息,则受试者获取敏感信息量会永久增加,说明对敏感信息的需求并不是永久性处于低水平3. 获取敏感信息会对个人知识、认知、态度、和行为带来广泛、显著、并且持续的改变
4. ...

那么为什么不搞一个这样的VPN/翻墙工具呢:
1. 免费提供高质量翻墙服务
2. 当天使用翻墙服务前必须先阅读完一篇推荐的新闻文章(比如BBC头条,选择BBC是因为其在国内知名度高,且普通人有迷信权威情结)(类似如今一些App要求用户看文视频广告才能正常使用功能)

一些梯子,比如自由门和GreatFire的自由浏览,有类似上面的功能,他们会启动后弹出个首页,然后首页有新闻。但区别很大:
1. 自由门的弹出页面显眼处是法轮功,然后网页设计很low,让人下意识随手关掉
2. 自由浏览新闻还凑合(但设计仍很low),但不是强制性阅读

下一条嘟文说说实现起来的难题。

梅伊娜 boosted

是否存在境外势力,一切以官方通报为准。
如果官方没说存在,粉红说存在,那就是粉红造谣,请直接举报 :scremcat:

@SherylLin 云云,你忘记给我拍你家那边的很大的煎饺照片了...

梅伊娜 boosted
梅伊娜 boosted

Watch "1989年6月4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前5分钟)" on YouTube
youtu.be/HAUo4kBkTvU

梅伊娜 boosted

下午我带了相机,记录了许多群众给死者鞠躬献花,记录了群众站在一起大声的喊:“真相!真相!”。直到晚上八点半,群众和记者们站在警戒线外等待,学校里突然出来很多警察,用手指着我们大声的吼:“禁止拍摄!”。最前面的警察要抢走我的相机,他们冲出警戒线,扯记者朋友们的头发和衣服,打群众,嘴里还说着:“把这个给我抓了,你去抓那个。”我抱着相机往马路的另一头跑,群众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让我保护好这些影像资料。我和有资料的朋友们都走散了,当时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些人被押留在学校里了,很混乱,很恐怖。

最后我找到了和我在下午刚认识的记者朋友,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手被警察抓掉了一小块肉,不停的流血,头发特别乱。她说刚才保护她的男孩子被抓进学校了。

我现在坐在地上编辑这些内容,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句子去形容这一切混乱,刚才我边走边哭,我想去讲述一些东西,但我目前没有能力,我不希望这件事被某些纱布盖上,不希望这件事被人遗忘。我希望一切都是好的,我们能好起来,这个社会也是。

现场视频:youtu.be/YLpZaJe24GA

Show thread
梅伊娜 boosted

竹帛烟销帝业虚,
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
刘项原来不读书。

呼叫 @wzqtparor 改编此诗,最后一句替你想好了:包子原来不读书。 :angery:

梅伊娜 boosted

在饭否抄了句《焚书坑》就会导致股价大跌,有意思 :aru_0590:

梅伊娜 boosted

想了想六四學運,

想了想克拉瑪依大火,

想了想紅黃藍幼兒園,

想了想南京應用技術學校,

想了想山東冒名頂替大學事件,

最後想到了成都49中。

校園外的人們邊忌憚著反抗代價,

邊生育著要送進校園的溫馴牲口。

這真是一個有序的生產壓榨國度。

梅伊娜 boosted

风息神泪那条质疑49中现场的人的微博让我觉得真的有点可笑,且不说原博是不是没有参加过哀悼会连统一带白花有人拍照拍视频都觉得有问题,就风息神泪的发言而言只让我觉得非常白痴,敲锣打鼓闹得厉害的都寻衅滋事抓去了,大家可不是只能举白花了吗,环境一年年恶化大家发声的空间一年年被挤压,从李文亮到弦子再到现在的49中,谁还敢敲锣打鼓闹现场呢,可即使是这样现在不也连喊口号带白花都冠上了境外势力废青港独的名头吗。如果她连这些都不明白只能说她蠢,但如果明白这些却还说出这种话那只能说乌合麒麟无为李爷伊利达雷之流的蛆块链又有好战友了。m.weibo.cn/1448495451/46358070

梅伊娜 boosted

网络战开始了,希望大家不关注不与之争论不动气,它们的方向是吸引注意力,引你与傻屌论战,再用丰富的傻屌经验熏晕你。

这场战争中,最好的方式是冷处理,不给眼球----看它一眼都恶心。

只记住,昨天那些在现场举白花喊真相的人,人也们才跟我们一样是人。

Show thread
梅伊娜 boosted

rt
>端点星案开庭记录,据陈玫母亲在法庭所见的转述:

1. 陈玫和蔡伟全身穿着防护服进入法庭,看不清他们的脸和表情。他们全程戴着手铐和脚镣。

2. 公诉人起诉的所谓「犯罪事实」是2049BBS(注:这是端点星网站附属的讨论社区)。蔡伟是这个BBS的搭建者,陈玫是管理员。

3. 关于BBS的内容,公诉人提到孟晚舟 钟南山 等词,或许还有更多,我母亲没有记住。

4. 公诉人指控,这个BBS上有许多不实信息,煽动人心,侮辱国家领导人,给国家领导人和国家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5. 主要是公诉人在指控,法官发言不多,官派律师发言也不多。

6. 陈玫的官派律师南波未发一言,#邢琦 也只是简单说了几句。而且所说的话不是在为陈玫辩护。比如他说,陈玫从 18 岁起就在立人大学 受到「西方思想」的影响,误入歧途云云。

7. 邢琦表示,网站是蔡伟搭建的,#陈玫 交代事实没有隐瞒,发表信息相对较少,希望从轻处罚。但他的发言没有引用一条法规。

8. 蔡伟的官派律师刘南征引用相关法规,希望对蔡伟从轻处罚。

9. 陈玫和蔡伟都在法庭表示认罪。

10. 检察院建议刑期是一年三个月,但法官没有当庭宣判。

11. 陈玫通过官派律师向家人转达:如果判决结果和量刑建议相符,他就不会上诉。如果严重超出建议刑期,他会提出上诉。

12. 官派律师告诉陈玫母亲:从开庭情况来看,超出建议刑期的可能性不大,缓刑的可能性也不大,有可能会实刑。
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

梅伊娜 boosted

百分之百

They're afraid of the old for their memory.
他们害怕老年人的记忆。
They're afraid of the young for their ideas - ideals.
他们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和理想。
They're afraid of funerals - of flowers - of workers - of churches - of party members - of good times.
他们害怕葬礼,害怕墓碑上的鲜花,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党员,害怕所有的快乐时光。
They're afraid of art - they're afraid of art.
他们害怕艺术,他们害怕艺术。
They're afraid of language - communication.
他们害怕语言 害怕沟通。
They're afraid of theater.
他们害怕剧院。
They're afraid of film - of Pasolini - of Godard - of painters - of musicians - of stones and sculptors.
他们害怕电影,害怕帕索里尼,害怕戈达尔,害怕画家,害怕音乐家,害怕石块和雕塑家。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radio stations.
他们害怕电台。
They're afraid of technology, free float form of information.
他们害怕技术,害怕信息自由流动。
Paris Match - Telex - Guttenburg - Xerox - IBM - wave lengths.
害怕《巴黎竞赛画报》,害怕电传,害怕古腾堡,害怕施乐,害怕 IBM,害怕所有的波长。
They're afraid of telephones.
他们害怕电话。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to let the people in.
他们害怕让人民进来。
They're afraid to let the people out.
他们害怕让人民出去。
They're afraid of the left.
他们害怕左派。
They're afraid of the right.
他们害怕右派。
They're afraid of the sudden departure of Soviet troops - of change in Moscow - of facing the strange - of spies - of counterspies.
他们害怕苏联军队突然离去,害怕莫斯科的变化,害怕面对陌生人,害怕间谍,害怕反间&谍。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their own police.
他们害怕自己的警察。
They're afraid of guitar players.
他们害怕吉他手。
They're afraid of athletes - of Olympics - of the Olympic spirit - of saints - of the innocence of children.
他们害怕运动员,害怕奥运会,害怕奥林匹克精神,害怕圣人,害怕儿童的天真。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political prisoners.
他们害怕政&治犯。
They're afraid of prisoners families - of conscience - of science.
他们害怕犯人的家属,害怕良知,害怕科学。
They're afraid of the future.
他们害怕未来。
They're afraid of tomorrow's morning.
他们害怕明天的早上。
They're afraid of tomorrow's evening.
他们害怕明天的晚上。
They're afraid of tomorrow.
他们害怕明天。
They're afraid of the future.
他们害怕未来。

They're afraid of stratocasters - of telecasters.
他们害怕电吉他,害怕电吉他。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What does he mean, even rock bands?  Even rock bands?
他们怎么回事?连摇滚乐队都怕?连摇滚乐队都怕?
Rock bands more than anybody else suffer from political repression.
摇滚乐队比别人更遭受政治镇压。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 of telecasters - of stratocasters - of old age - in the streets - behind the locked doors.
他们害怕摇滚,害怕电吉他,害怕电吉他,害怕走在街上的和锁好的门后的老人。

They're afraid of what they've written - of what they've said - of fire - of water - of wind - of slow - of snow - of love - excretion.
他们害怕人们写的东西,害怕人们说的话,害怕火,害怕水,害怕风,害怕雪花纷扬,害怕爱,害怕排泄。

They're afraid of noise - of peace - of silence - of grief - of joy - of language - of laughter - of pornography - of honest and upright - they're uptight.
他们害怕噪音,害怕和平,害怕沉默,害怕悲伤,害怕欢乐,害怕语言,害怕笑,害怕色情,害怕诚实和正直。他们非常焦虑。

They're afraid of lone and learn and learned people.
他们害怕孤独,害怕学习,害怕有学识的人。
They're afraid of human rights and Karl Marx and raw power.
他们害怕人权,害怕卡尔·马克思,害怕原生力量。
They're afraid of socialism.
他们害怕社会主义。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And why the hell are we afraid of them?
那么,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怕他们?

梅伊娜 boosted

👇这集明明30多年前已经演过了。😭😭😭

“我抱着相机往马路的另一头跑,群众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让我保护好这些影像资料。我和有资料的朋友们都走散了,当时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些人被押留在学校里了,很混乱,很恐怖。”

梅伊娜 booste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一个免费的微博备份工具,可能是微博用户的刚需吧~
只要缓存后,哪怕已经炸号,原图片在微博已经挂掉,依然可以将缓存过的内容导出,可以导出htm(含图)和PDF。
可以缓存的:原创微博、转发的微博、微博头条,微博/头条中包含的图片。
不可以缓存的:视频,收藏的微博、follower list。
建立自己的赛博档案吧~
下载地址:
github.com/YaoZeyuan/stablog

梅伊娜 boosted
梅伊娜 boosted

转自微博@没有多余的老公了:
現場開始抓人了;
又買了新的花準備分發,卻被現場的熱心群眾勸阻,說前面的人都被抓了,現在萬萬不可再去獻花;
「於是花也有了罪」;
最終沒有放在校門口。 ​​​
share.api.weibo.cn/share/22146
//@祝您生活愉快6 :体会你妈了个逼//@圆脸嘟噜噜 :大家还都知道人手一支小白花,是有人专门发还是大家统一买的?不说多了,大家自行体会吧,不要掉进陷阱//@-宴赴 :你管人家用什么字体?//@南瓜问天1 :笑死我了 繁体字 你装你马呢 领了狗粮马上从广州赶到成都的台湾人是吧。//@2020世界默日 :要是拜登真的发钱支援可太好了//@意翩翩_C :哟~你美爹又发经费了?//@才才无我 :于是花也有了罪。//@7universe_Artemis :花被冠上了罪名//@好运快点滚来了 :至善至美//@曾经跟鲑鱼一起看曹公逆流而上 :花也寻衅滋事//@Logiquedelasensation :看出来了,是有组织的,组织者是人的良心。//@金拱门限量饭桶 :人们手无寸铁,花是唯一的武器。花是武器,“于是花也有了罪”。//@自灭定业 :阿弥陀佛

Show thread
梅伊娜 boosted
梅伊娜 boosted

是时候重温那些“前辈”的文章了。

「在极权国家,最具威胁力的异议者,不是任何个人,而是真相。

...

当时一位资深官方媒体工作者告诉我,这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他见过最大规模的一次、由官方媒体不遗余力策动的信息污染。污染效果很成功:大量制造假话,真话就听不见了,就算听见了,也没人相信。

...

一个独裁者,要对付一个有影响力的异议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就是让我们在纷扰信息中,失去诚实自主的判断,进而失去对价值的信任。」

wainao.me/wainao-reads/ZhangJi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