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朋友们,吾今有三计赠予汝等,可安身立命: 

上计不结婚
中计不要孩子
下计晚结婚,晚要孩子。

Pinned post

分享一个可以白嫖且比较稳的 节点分享频道。

和其他一般都是“汇总网络上的分享信息”不同,这个频道分享的节点貌似都是作者自己掏钱维护的(当然,还有捐赠者)。

如果你有其他可用的机场,也可以关注下,以备不时之需。

t.me/s/cnhumanright99

Pinned post

逃兵:六月的逃兵

(看完使我心酸、落泪的文章)

「我今天想起当时的场面,我要专门地感谢北京饭店大门口,那些身着便衣的,执行公干的北京同胞们。以他们所在的位置,掌握的情报,和他们拥有的技术条件,说他们不知道14楼上有我们的摄像组在拍摄,是全然不可能的。说他们不知道我乘电梯上到14楼,并拿回了那盘录像带,是更加不可能的。
...
他们做出了个人的或是集体的,绝不是没有危险后果的决定,他们要让世界看到那个大义凛然的同胞的形象,和他头上勇士的光晕。」

「最后,让我告诉你,首都机场上那个美国人罗伯特对我说的是什么。

"我十分,十二分地感到内疚和惭愧,在中国人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只有选择逃离,而且有这个特权能够逃离。这个钱,我不能拿。我虽然不知道这录像带里面是什么。但是请你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它,把它送到它应该去的地方,也算是我个人为中国人做的一点点事情。"」

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

Pinned post


首先有这么一个论文《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 1984 or Brave New World》,它得出的结论是:
1. 仅仅提供自由互联网不会促使受试者主动获取敏感信息
2. 暂时性鼓励受试者获取敏感信息,则受试者获取敏感信息量会永久增加,说明对敏感信息的需求并不是永久性处于低水平3. 获取敏感信息会对个人知识、认知、态度、和行为带来广泛、显著、并且持续的改变
4. ...

那么为什么不搞一个这样的VPN/翻墙工具呢:
1. 免费提供高质量翻墙服务
2. 当天使用翻墙服务前必须先阅读完一篇推荐的新闻文章(比如BBC头条,选择BBC是因为其在国内知名度高,且普通人有迷信权威情结)(类似如今一些App要求用户看文视频广告才能正常使用功能)

一些梯子,比如自由门和GreatFire的自由浏览,有类似上面的功能,他们会启动后弹出个首页,然后首页有新闻。但区别很大:
1. 自由门的弹出页面显眼处是法轮功,然后网页设计很low,让人下意识随手关掉
2. 自由浏览新闻还凑合(但设计仍很low),但不是强制性阅读

下一条嘟文说说实现起来的难题。

今天墙(Great Firewall)倒了吗? 

今天习近平死了吗?

TL的朋友们,有没有好玩的精神鸦片推荐两个?电脑端、手机端不限 

乐呵一下,不是真想求推荐...

我妈:连发四条语音,一顿情绪宣泄。除了让我们都不舒服之外一点建设性的意见都无。

还不如闭嘴。

艹,老梁讲个 体系都能讲出来个在野党、执政党、无党派民主人士。笑死我了。

youtu.be/lfmry8zWJ8M?t=3093

梅伊娜 boosted

新闻涉及自杀 

重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董玲据指于星期日下午3时多堕楼身亡,死前留下遗书,举报学院高层贪污滥权,并长期监控她的私生活。不过内地主流媒体一律对此事只字不提,大部分网上讨论亦很快被删除。网传重庆大学通知全校师生,指校方正核实举报内容,要求不要转发消息。有消息指于星期日(1日)下午3时多,重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董玲于24楼堕下,当场死亡。从网上流传的对话截图可见在堕楼前半小时,董玲曾于一个有400多人的大学人文社科工作群组中发出手写遗书,有同事纷纷留言劝说她珍惜生命,但她没有再回覆。

遗书提到她是被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书记罗涤、副教授陈飞与杨华等人逼迫跳楼,并逐一指控他们滥权、贪污、搞小圈子等。她亦点名提到杨清明纵子行凶,长期监控她的私生活,要求组织严查。她所指的很有机会是曾任重庆大学党委常委和宣传部的教授杨清明,未知是否上文提到的杨华的父亲。消息于昨晚(2日)传出,不过并未见到内地主流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只有少数的自媒体跟进事件。网传重庆大学通知全校师生,指校方正核实举报内容,要求不要转发消息。我们尝试打给重庆大学宣传部,但无人接听。

有内地记者联络到重庆大学的教师,对方只表示事件很敏感。而当地警方就证实重庆大学有一个姓董的副教授跳楼身亡,其他部门将介入调查她举报的情况,但未有点明其他部门是哪个部门,并指“不方便再介绍太多”。大部分网上讨论亦很快被删除,在仅余的留言中,有人称曾被董玲教过,均她是一个好老师,希望当局彻查。亦有人指对董玲印象不深,叹言:“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24楼一跃而下,竟然砸不出一点水花。沉默的人、让人沉默的人,你们都是凶手。每当想起跟你们在一个校园,我毛骨悚然。”

(众新闻中国组)

t.me/tnews365/15561

梅伊娜 boosted

《粥与当铺 | 请鸿星尔克和壹基金,来起诉我》

某局,某部门,某某、某某某接连打电话或者以各种方式,骚扰我以及身边相关的人,说我:是不是散布了对鸿星尔克不利的言论。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梅伊娜 boosted

最近补了很多 当年的相声合集,真是太他妈的逗了,精彩。

今天墙(Great Firewall)倒了吗? 

今天习近平死了吗?

梅伊娜 boosted

今天墙(Great Firewall)倒了吗? 

今天习近平死了吗?

梅伊娜 boosted

限制中国人出镜的同时敦促美国撤销对党员的签证限制。

背后原因很暖心呢~ 美国这水深火热的地方你们屁民不要去,我们党员来受这苦!

梅伊娜 boosted

#旅游软件靠啥赚钱

最近一个朋友在飞猪买了张机票,花了六百多块,因为目的地所在省份有中风险地区,担心回家之后会被隔离,所以提前通过飞猪把票退了,只退回四百多块。

两天后,航司宣布相关目的地的机票可以全额退款。这时候去找飞猪,飞猪表示航司不会退还先前扣除的手续费,所以无法退款。于是我又联系上航司的客服,客服表示这张票在系统里还没有被使用,但退票需要找出票单位(也就是飞猪)。我又登陆航司的退票系统查询,发现果然没有被退款,但输入信息申请退票后会显示系统错误。我让朋友下载航旅纵横查询,发现行程果然还在系统里。

于是又绕回起点,死磕飞猪。

也就是说,在飞猪里申请退票后,飞猪按照当时的手续费规则收了退票费,但却没有真的把票给退了。他们在等待一个退票手续费更低的时间再找航司退票,来赚退票手续费的差价。如果飞猪得逞,他们就相当于先预支了四百多块给旅客,然后再从航司那里拿到全价六百多的退票款,白赚近二百块。

老早之前就看到过携程有这样的操作,有旅客买了高价的机票,携程看票价低的时候偷摸着给人家退了然后重新给他买了一张,这样可以赚两张票的差价。只是完全没想到这样的操作在旅游软件里已经是常规操作了。

太恶心了。

梅伊娜 boosted

#蠹书偶记

读史书的时候,总会猝不及防地遇到一些,让人欲歌欲哭、欲击节大叫的小人物。

黄巢覆灭之后,被他劫掠为姬妾的女人们被押解回京。唐僖宗厚着脸皮责问她们:你们好歹是名门千金,为何跟了反贼?

有个姑娘当场怼了回来:朝廷百万大军都打不过反贼,您这当皇上的都跑到四川去了,我们能怎么办?朝廷没能耐对付反贼,倒是有能耐羞辱我们这些受害的弱女子,有脸吗?

唐僖宗恼羞成怒,下令把这些女人斩首。百姓同情她们,争相给她们喝酒,以减轻受刑的恐怖和痛苦。

只有那个怒斥皇帝的姑娘,不肯喝酒,一滴泪也不掉,从容就死。

这种不符合儒家政治正确的刚烈女子,撰写正史的道学家们,大概是不知如何评价的。不过还好,终究还是把她的事迹记录了下来。

【时溥遣使献黄巢及家人首并姬妾,上御大玄楼受之,宣问姬妾:“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其居首者对曰:“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人争与之酒。其余皆悲怖昏醉,居首者独不饮不泣,至于就刑,神色肃然。(《资治通鉴·唐纪》)】

梅伊娜 boosted

问问象友有什么办法。

我老家有两只老猫,十年前我在北京开始养的,后来我出国了就我妈帮我养。我妈也算喜欢动物,一直也养的挺精心。
俩猫早就绝育了。但是当初在北京的时候,绝育之后,大概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有一只猫动辄尿我的床(当时始终不知道是谁干的,十年后才发现是白猫)。后来我要出国把它们送回老家之后,这毛病就消失了。这十年里只出现过两三次尿床事件,我和我妈都没当回事。
但最近白猫突然犯老毛病了,三五天就一尿床,专门尿我妈的床,然后我妈是个急性子,猫一尿床她就暴躁,一暴躁就冲我发火,我在千里之外能做的很有限,我帮她查办法,帮她买费利威,她都表示,“没用!你那些方法都没用!你别给我分析了我不想听你说话!”
然后现在猫尿床越来越频繁,一尿床她就万里之外冲我发火,“你当初为什么要养猫!我说了不让你养你不听!你以后再养猫我就跟你断绝关系!你这辈子都不许再养猫,你养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这是她今天说的话,说真的,我也被搞得很焦虑,而且她这个话真的挺伤人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劝她,我说的办法她都不听,她的意思是,她就要冲我发泄,我就听着就行。
可是问题一直不解决,这样我精神也很崩溃啊……

真是日了狗了,如果现在掌权的不是 ,我 疫苗早打上了。

(诶,不对。不是共产党掌权的话,哪来的新冠病毒?)

我可能会去打疫苗,如果我发现 Delta 病毒离我越来越近的话。

搞快点

好累、困。八百里奔袭XX,回去上班。

今天墙(Great Firewall)倒了吗? 

今天习近平死了吗?

Show older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