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免责声明

本账号(过去/现在/未来)所产生之一切数据/内容均仅供娱乐,其真实性与准确性无任何背书,本账号的实际持有人不应为本账号之内容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继续查看本账号中的内容,即视为您完全理解并同意以上内容。如您不同意以上内容,请尽快屏蔽本账号。

此内容自发布之日起生效,如有更改以最新版本为准。

DS Agent boosted

「这些村子虽然垂死,但至少还有几十人在,还有十几年要活。这些人也是国民,而政府当然有义务给他们救济。况且我们争取的资源已经极限压缩了。而事实上,我们的社会对数千万空巢老人的态度就是放弃。他们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们无法反抗,放弃他们没有经济和政治上的代价。所以我们的社会选择了理性:把他们放弃。

这合理吗?这似乎是一个合乎理性的手段。没错,老人们已经没了未来,孩子们还要长大。所以放弃老人,把资源(虽然也不多)腾给留守儿童。这个决策我们似乎都能认同。但是当你走进那个村子,看着老人们的眼睛的时候,你可以做出这个决定吗?你真的可以决定放弃谁吗?

老人,在我们这个现代社会,是一个隐喻。他们代表着“注定消亡”的东西。比如传统民居,比如农村。以理性为根基的现代社会认为放弃它们是合理的。」

Show thread

我现在比较好奇一件事,RIAA里话语权最大的是不是SONY?

DS Agent boosted

长毛象有点像90年代的互联网初期,到处都是黑咕隆咚的背景,每迈出一步都有些不同的惊喜,是一个广阔而精彩的宇宙,没有热搜hashtag,没有商业链接,没有烂俗的口号,没有大V的人设,没有扒皮的考古,所有的重点就是在你眼前的那段话,那段内容。至于写那段话的人究竟是谁也没有那么重要。当我们可以无可顾虑的沉浸在当下,去体会真正生而为人的思想和交流,to recounting every human experience, is then we are truly free.

DS Agent boosted

Youtube-dl is a legitimate tool with a world of a lawful uses. Demanding its removal from Github is a disappointing and counterproductive move by the RIAA. github.com/github/dmca/blob/ma

DS Agent boosted
Support artists who release their work for free or use DRM-free platforms like Bandcamp.

Do not support artists who lock their work behind DRMed platforms.

Vote with your wallet. Don't give people money who don't deserve it. Foster a culture of support and owning what you pay for.
DS Agent boosted
DS Agent boosted

Youtube-dl has been suspended on GH because the RIAA sent a DMCA takedown.

Fuck the RIAA. And fuck the broken and abused bullshit of music copyright law.

github.com/github/dmca/blob/ma

DS Agent boosted
DS Agent boosted

“在开篇提到的文章留言里,一个用户写道:“你们别算了,不买可以省100%”。想一想,好像还挺对的吧?”

奇客Solidot | “双11”可以休矣

solidot.org/story?sid=65877

DS Agent boosted

【法学教授的一次维权:人脸识别的风险超出你所想】今年三月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居住的小区贴出安装人脸识别门禁系统的公告,要求业主提供房产证、身份证、人脸识别等信息。而劳东燕认为物业无权收集这些个人信息。于是,劳东燕把搜集到的有关人脸识别风险的报道和法律依据,发到两个各有数百名业主的微信群里。
随后,劳东燕接着写了一封法律函,分别寄给居委会和物业,并接到居委会工作人员的面谈电话。街道办主任说,在疫情严重之际,人脸识别门禁系统可以迅速识别武汉回来的人。劳东燕回答,即便邻居从武汉回来,也有权进入自己所住的小区。可能很多人觉得多数人或者自身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为此剥夺他人的正当权利也没关系,但她不这么看。最终,街道同意业主出入小区,可以自愿选择门禁卡、手机或人脸识别的方式。
劳东燕担心的是被收集的数据安全问题。街道办主任称,数据使用局域网存储,也可以保存在政府部门的数据库中,但数据保管之后的具体实情如何,民众都无从了解。由于企业很难有动力在数据保护方面投入成本,人脸数据的安全就会很成问题。
2019年10月,劳东燕开始关注人脸识别应用的风险性。当年10月,轨道交通部门发出通知,某市地铁将应用人脸识别技术,对乘客实施分类安检,以提高安检效率。而今年疫情期间,健康码也要求进行人脸识别。
很多人都不愿意生活里的一举一动,被盯着,记录着,被分析每天的行踪轨迹,在微信里聊什么、看什么,平时网购什么等。但按眼下的趋势发展下去,估计每个人很快会成为透明人,这让她觉得非常不安。劳东燕说,很多人也许只看到技术带来的便利,却忽略了它暗藏的獠牙。
劳东燕坦言,我们每个人都是公众中的一部分,我们的人身或财产权利受到侵害,本身就意味着公共安全受到了威胁。所以,不能简单将人脸识别技术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归结为个人隐私保护与公共安全之间的紧张。
此前,浙大法学博士郭兵曾起诉杭州野生动物园。在办理动物园的年卡之后,动物园在未征得他同意的情况下改变了游客的入园方式,要求必须人脸识别才能进入。这是目前我国人脸识别第一案。
人脸识别技术大规模地推广,一定程度上是利用了沉默的大多数的心理。“实际上,很多时候,你不抗争一下,努力一下,怎么就料定没有改变的希望?”在劳东燕看来,在涉及公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每个人都需要努力地积极发声,只有这样,每个人的利益才可能在决策过程中被考虑到。 :sys_link: sohu.com/a/426242453_260616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JqerXmnSV

#搜狐新闻

DS Agent boosted

当一个媒体化身为福尔摩斯去彻底调查一宗群体暴力事件,独立取证、追踪、拼凑线索,就可见这个地区的执法者已经失职到什么地步了。
《铿锵集:7·21谁主真相》:youtu.be/or4B7NpHwbY

DS Agent boosted

@evelen 审查的直接后遗症就是恐惧。恐惧站子被炸,恐惧被请去喝茶。恐惧就是审查的刀砍在身上留下的疤,就算伤口愈合了,疤却可能伴随我们一生。简中世界的审查几十年了一直没断过,一浪凶过一浪。我真的没法停止这种自怜和愤恨,简中互联网难民真的太可怜了。

DS Agent boosted

@evelen 恐惧深入骨髓,而他们管这个叫“教化”

DS Agent boosted

Is your device possessed? Check out our tips on what to do if you suspect your device has malware. 👻📺sec.eff.org/materials/malware- t.co/DuqSGWXPVb

DS Agent boosted

科普:‪很多人不了解大内宣和大外宣。比如台湾主持人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这条段子能被你看到,你以为台湾人封闭弱智,可是你没发现你只能看到这种层次的被推送到你眼皮底下的低级台湾节目的片段,而台湾其他专业学术的媒体你根本看不到,也不知道,这就是大内宣。什么是大外宣?这个台湾主持人看似是恶心大陆的,反面对立的,但他可能恰恰是国内派他的任务,让他说这种低级智障的话的,让他制造这种节目效果,从而能截取出来给大陆人看,这就叫大外宣。‬台湾、香港、美国、日本,所有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新闻,尤其是国内抖音、微信、微博、知乎、b站,所有推送给我们看似由一个个普通人撰写的信息,都是被精心编排、筛选、推送到我们面前的,你能看到的,都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这就叫宣传战,这就是维稳经费,这就叫净网计划。

DS Agent boosted

碎碎念 

虽说和三次元没有任何交集,但是只要有能被固定识别的ID,说话就还是没法自然。#网络社恐 怀念一个纯匿名的文字网络社会。

除了现实的熟人社交,其实现实的陌生人社交以及网络语音社交都比网络文字社交要负担更小的压力,因为对话容错性更高,且不易翻旧账,更不用说在现实对话中发生争执的可能性要远低于网络。

DS Agent boosted

我有时候会想没有墙,或者说没有文化管制是什么样子。想看的电影不用费劲找资源下载,打开油管、网飞等流媒体网站充个会员就完事了;微博不再有舆论管控,不再有字母缩写,不会在六四前夕炸掉我喜欢的博主的第五个小号;或者没人再用微博,都搬推特去,推特终于有了简中用户一席之地;拥有新闻自由,记者不被驱逐,起码知道人们正在承受什么苦难,然后才可能谈改变;实体书提到敏感字词不会再满页框框让人玩填词游戏;想玩的游戏都能引进,登 steam 社区不再需要使用加速器;搞同人的不用四处流浪,大家在 ao3 其乐融融;不必再称李志为南京市民李先生……
说这些废话主要是因为我在微博看到有一条讲信息管控太严的微博底下有评论说「国外也好不到哪里去,逃出去也没用」。去你妈的国外也差不多,我上面说的这些对于正常国家的人民来说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有墙的国家扳手指都能数过来。我刚才还发现中国是唯一一个墙维基百科的国家。我呸。

DS Agent boosted

翻到了,是微博来的,CW 

@死寂红莲
关于【没谈过恋爱的人怎么描写爱情】的问题。
我个人的经验是,把恨意写出来就行了。
对于我来说,所有类似恋爱的生理反应我都只在憎恨时才体验过。
只有在厌恶一个人的时候,每日每夜都会想到对方,闭上眼睛眼前是他的影子,耳边是他的声音,睡觉会梦到,会有想要到对方面前大声告白(骂街)的冲动,却又每每在见到面时退缩:啊!我的这份心情要怎么才能传达给你呢?
说到性欲的话那就是杀人。想杀人的时候才会心跳加速,血脉喷张,浑身战栗。想到对方(五脏六腑)赤裸在你面前的样子,更是感到口干舌燥,饥渴难耐,恨不得立马掏出工具作案(字面意思)。

Show thread
DS Agent boosted

說起宗教迫害這件事,我一個新教的姐妹和我說因為她在入學的宗教調查中寫了“基督教”,所以現在競選幹部的時候被老師要求填“自願放棄信仰承諾書”才能參加。
#不是說信仰自由嗎

Show more
Mastodon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