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居正教授一语中的:佩洛西不是台湾问题的‘’麻烦制造者‘’,而是台海问题的‘’吹哨人‘’。

摄影,重在保真,用以保存瞬间所见,以免于岁月消磨,在此后就成为一种标签,睹之即如时光倒溯,其境其情栩栩如生,使现实瞬间得以永恒。
绘画,是将心中感悟诉诸丹青,既有油然而生的主动性,又有一种迫切感,类似金圣叹所说——“诗非异物,只是人人心头舌尖所万不获已,必欲说出之一句说话耳。”
触景生情,这应该是所有创作的共同。

最近正能量们又在拉清单看哪些公众人物没有转发红旗官宣,这情形和几年前“护旗手”事件如出一辙。
在坏逼的愚弄下,傻逼们永远不去思考——应该爱什么样的国?怎样去爱国?
“法西斯主义并不阻止人说话,而是强迫人说话。”(罗兰.巴特)
果然!

不是所有被深埋的树,都能变成煤;
不是所有的怨怒,都能沸腾如岩浆;
不是所有的光明,都如阳光普照;
好在——
不是所有的城堡,都驯服于暴君,
这些城堡,非以巨石为基,更无雕梁画栋,
它们建立在意识的沙砾上,浮游于思维的海,
直到芯片控制了所有大脑,熄灭了所有高举的火把。
这城堡,是庇护,也是源头,
老子勉为其难,称之为“道”,
我不揣冒昧,称之为“真正的人”。

墙国的变态抗疫,对宠物也是无妄之灾——几番被怀疑散播疫情,多少被抛弃,甚至是被打死,时不时成为一时的热点,但热不了多久——因为“人”,哪怕是骄气上海人、桀骜新疆人、傲慢北京人,都难免朝不保夕,惶恐过活。
偶然听到说邻近小区有人从外地返回被隔离,委托朋友去家里救急时,高温下,已经有只猫热得脱水死了。
这消息就在附近,因而远比网上的热点更让我不安,所以我没敢仔细打听细节,可我忍不住想着那猫如何恐惧、挣扎和绝望,想着猫的叫声很小,不那么引人注意,想着要责怪那人的迟钝,或者运气不好?
可最应该的,是诅咒这恶毒荒谬的极权早日覆灭吧?!
据说当美国外交官说中国许多人的生存状态不如美国的猫狗,许多正能量义愤填膺。可那不是实情吗?
人且如此,遑论其他?

明镜何频是巴望着当今圣上建立强大军国么?
讨好一头猪,比应付老百姓,要容易得多。

7% boosted

@xihuhanbi
“掌握了现在,就掌握了过去;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
奥威尔诚不欺我!
那授课者是葛剑雄,当年曾以翔实史料质疑“大一统主流”说,而现在,也沦为为皇帝写青词的马屁精了。
大势所趋么?大屎锁蛆啊!

7% boosted

发现含有追踪链接,详情如下:

原链接:twitter.com/ap/status/15581098
净化后链接:twitter.com/ap/status/15581098

当您删除含有追踪链接的嘟文后,本条回复嘟文将在一段时间后自动删除。

关于《庄周梦蝶》中“蘧蘧”的解释,百度解释为“悠然自得”和“惊喜”,而台湾则解释为“惊动”。
我个人更倾向于认同台湾的解释,如果联系原文,作“惊讶且不安”,毕竟,蝴蝶自在轻盈,不拘于樊笼悲苦,正是庄周所慕求,而一旦醒来,梦境残痕犹在,此身犹是庄周,相比之下,岂不惊讶且不安?

有学者引用庄子,其中提到毛嫱和西施,我搜索后确认此处“西施”应是“丽姬”之误。然后发现“毛嫱”虽然与“西施”同时代,但作为越王爱姬的毛嫱才是那时公认的美女排行榜NO.1。
后来的典籍中西施声名鹊起,而毛嫱渐无消息,这“一山不容二虎”,大概也和人们在乱世争斗中对诡计阴谋的赞赏有关——女色被工具化,甚至武器化,西施的传闻经历,更多满足了绯闻、厚黑、艳史、不择手段超限战等关注度槽点,所以,西施在关注度上取代毛嫱,不红也难。

在文字狱发达而自我审查严苛的所在,譬如党国豆瓣,其自诩精致和质量,有什么意义呢?就像人民大食堂里女服务员要被检测腿夹得紧不紧吧?
要么,就像北大、清华,不比有意义的成果,去比大楼的投资和规模,然后自诩一流。
没有自由而感觉良好,可能因为极权,也可能因为习惯了被阉割,而感觉“升华”了吧。☺

7% boosted

@casualvacancy 这难道不是泄密吗?
好像真不是……
党国从来不屑掩饰,只是屁民自作多情。

党国封杀丁香园,和此前封杀赵薇,共同的两点是:
一、官府为所欲为只管封,屁民浮想联翩胡乱猜;
二、被封杀的,一定犯了忌讳,惹圣上不爽……
唉,全国人民的人心所向,就为了让圣上爽?

7% boosted

@plainjane 极权其实已经和各个阶层、流派、思潮、群体为敌,但由于它鸡贼地采用了各个击破、化整为零、分化瓦解和指责勾联的手法,又让对立面极易被收买、噤声、零散化和污名化,而无法形成潮涌般的合力。

“五岳散人”可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也是许多不光彩事件中的当事人,他本人也经常自嘲,但骨子里还是有自矜自信的,这应该源自其经历、悟性和见识,尤其是他肉身逃到日本后坚决反共,不放过任何“嘲拜”当今圣上的机会,尤其令我大呼过瘾。
他提出一个概念:当今圣上孜孜不倦试图建立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一个“工业斯巴达”。我的理解,这概念内涵,应该是科技上先进,军事上强大,精神上好斗,忍耐上坚韧,意识上一律,人民极度驯服,管控极为严格,程度极为细密。
这正是极权那独裁军国的模样,只是五岳散人的概括更为形象,而且言之有据,无论是现实,还是历史。
我并不怀疑这是可能实现的——大多数斯巴达人可并不觉得苦难,相反觉得荣耀。古人说“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如果这民心被‘’定制‘’,而陷入狂暴荒诞,又如何呢?

不好意思,“不或其志”中,应为“惑”字。

Show thread

学者董炳月以“政治神学”角度定位“靖国神社”,其例证之一即曾作为二战期间日军政治教科书的《新论》——作者会泽安,出版于1940年代初,以汉文书写,有日文译注本。此书“解说”指出:“将忠孝大义传于无尽之将来者为祭祀,以祭神之心行政治,行政治之心则为祭神之心。即皇国之真姿存于祭政一致。”书中显然传承并宣扬古中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观点,强调政治神学功能在于“使死者有所凭以安其神。生者知死有所归而不或其志。”
对靖国神社,日本也有基于宗教风俗的解释,以淡化政治意味。这情形,颇似前段时间南京吴啊萍事件,其设立日军战犯牌位,此举被许多人视为“供奉”,而吴自述为“超度”,据说这不同定性,在宗教界也有争议。
很难说什么是正确答案,除非采取党国“以吏为师”这种定于一尊的武断手法。
我格外反感的,是党国怂恿下的流氓爱国主义,不容许置疑,不宽容异议,那种气势汹汹受害者做派之内,更多是乖戾、蛮横和不自信。

公司一正能量又义愤填膺了,说“琅琊病毒”是美国制造的!
我忍不住提醒他,上次你说新冠病毒是美国制造的,可你想过没有——官媒说美帝累计病亡逾百万,每天感染几十万,而且两任总统都被感染,难道美国人造了病毒祸害自己人?
正能量愣了一会儿,继续义愤填膺:“是美国人不小心泄露的!”
我算服了,,,,,这小子大概没少看美帝灾难题材的大片。😂
另,仔细钻研附图,有暴效(笑)。😜

7% boosted

@sjqm 还是夸大的个人思想的主观能动性,无视客观自然规律的劳民伤财行为。考虑到他的文化水平,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并不是出乎意料。包括当前的防疫政策,本质也是认为制度可以对抗自然规律的做法,但付出切实代价的却是千千万万的普通人。

7% boosted

@haomahaode 更务实(也更简单)的办法:卸载娱乐app,只留阅读软件。
不过,图书馆里妹子,确实气质率更高……可能源于特殊氛围吧。至少我身边不少女同事,热衷于书店和咖啡店读书角,,,,主要是氛围里摆POSE(譬如附图一样,拿倒了),因为我没看到她们见识有实质的提高,如果真阅读了,应该不至于如此。
总不至于当今圣上把书店、读书角清理得那么干净正确了吧?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