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个梦,有些长。 

妈妈在煮饺子,爸爸在准备碗筷——二人都很安静,不说一句话;哥哥没有帮忙,只是默默地坐在角落,像刚刚看我一样看着他们;我随手拿起一本书,是卡夫卡的《审判》,随便翻开到某一页,盯着某一行字,却不知自己在看的是什么。
吃过这顿饭,爸爸就离开了。一家四口如此坐在一起吃饭,不知这是不是最后一次;爸爸和哥哥父子相见,不知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这天下午,我要陪哥哥去看医生,不知这是不是最后一次……
仿佛过了很久,妈妈招呼我们去吃饭。哥哥和我坐到桌前,我看着他夹起一颗饺子,放到自己碗里,蘸了蒜酱,又吹了吹,咬了一半,静静地嚼。之后,我也夹了一颗放进碗里。

Show thread

记录一个梦,有些长。 

做了一个梦。一家四口,哥哥得了怪病,虽然精神看起来还不错,但医生说可能没几日可活了。爸爸今天要出差,是一份不得不去的差事。——醒来之后觉得这个设定很荒谬,但梦里就是这样的。——所以,这天早上,有可能是一家人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
我带入的角色是弟弟。今早,哥哥叫我起床,说,“我们一起吃顿早饭吧。”我醒了,但我不想起来,我只想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干。哥哥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看我,又看看窗外。哥哥的样子更让我觉得煎熬,我也只好起床面对理应到来的一切。
妈妈很早就开始准备早饭了,她包了饺子,虾三鲜馅儿的。韭菜是切得细细的,虾块也都切得大小合适。——在妈妈看来,饺子是有仪式感的食物,不应当提前准备、冻在冰箱,而是要现包现吃的。——此刻我在想象,她是如何一早起床准备,如何仔细专注地切韭菜,又怕吵醒我们,如果去壳拨虾线,又如何一颗颗地合上饺子皮。这一环又一环的重复工作,能否让她感到安宁?

Tennichy boosted

凡是带云同步的,技术上都不会是端对端加密。
所以iMessage从来不是端对端加密,无论使用哪国设备和哪国账号。

也就是说,即使telegram、signal,默认的1对1和群聊都不是端对端加密的,1v1聊天时选加密聊天才是。(经象友提醒,我自己也查了一下,signal原来群聊也是可以端对端加密的,但是否默认开启就不确定了。其他例如Matrix/Element/xmpp的omemo,我确实没听说过……孤陋寡闻了)

以上两段重复3次!!!
当然了,不是端对端加密,不意味着制度上内容审查的必然性,只代表技术上内容审查的可能性。

对网络安全有需要的同学,请参考。

补充一下为啥说带云同步的,技术上都不会是端对端加密。
在云同步时,加密信息要保存备份在第三方服务器上,这样才能换设备打开时间线自动更新。于是信息就可以随时被存储数据的第三方提取了。

因为每次都是打完沐浴露才进浴桶,所以留一天的水也并不脏。
这个洗澡水也会用来冲厕所、拖地、浇花、洗衣服的第一水,所以到晚上更换时倒掉的也不算多。

Show thread

一个生活习惯,有些长所以折叠了。 

大暑时,我买了一个浴桶,之后就养成泡凉水澡的习惯。每天晚上用温水泡澡,之后盖上盖子。第二天用热水冲完淋浴之后便钻进前一夜的水中,边闭眼想象自己在健身,边默数一百次深呼吸。每天至少早午各一次,天热、疲劳、运动的时候会泡更多。
现在秋分,我保持这个习惯也差不多两个月。最明显的感觉是更抗冻了——至今我出门还穿着短袖拖鞋,和夏天一样;刚泡完澡后的两个小时左右注意力特别集中,所以工作学习效率也有相应的提高;又为了集中注意力,累了就去泡澡,渐渐地就用泡澡代替了午睡,加之晚上泡温水澡,所以夜里睡眠质量也提高了;至于减脂方面,因为还有饮食和运动方面的因素,而且我也一直没测过体脂,所以虽然自我感觉像是有些减脂的效果,但也无法定论。
总之,泡凉水澡是一个让我受益很多的习惯。

一些比较油腻的发言 

前阵子一个家长反映说学生喜欢来我这上课,因为我身材好。从那之后,我上课时就大多会穿垂感比较好的(显胸肌)的衬衫,把头发梳成古装剧的样式,还会模仿一些戏剧演员的发音方式。这样一来,感觉学生课上注意力集中了不少,课堂氛围也更融洽了,当然学生写作业也更主动了。
就,觉得我一直以来想要卖身的愿望——以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实现了。

最近离职在家脱产学Python,今天的内容没太理明白,有点崩溃。感慨一下原来工作的时候可以糊弄,但学习就必须较真,不会就是不会;但学习的好处是不必整天面对傻逼,除了照镜子的时候。

Tennichy boosted

伊朗抗议。多有力量的一张照片,看了两秒流泪了,因为我永远不会变成她。

Tennichy boosted

推特上有人详细记录了自己从中国偷渡到美国的过程。这哥们从杭州出境,先经卡塔尔、西班牙转机到厄瓜多尔,随后一路坐长途车、乘独木舟、穿雨林,北上到墨西哥,在墨西哥境内买了辆摩托车骑行2900公里到美墨边境,再翻山越岭进入加州。入境后马上拨打911,请移民局把自己收监同时以中国抗疫政策侵犯人权为由申请政庇。到移民局走完初始程序大约24小时后被放出,现在在加州逍遥快活。除了从国内到厄瓜多尔的机票,后续入境美国一共花费6100刀。twitter.com/Junyang314

Tennichy boosted

徐贲《统治与教育:从国民到公民》里谈到“沉默和失忆的国民是如何教育成的”,比较了苏联和纳粹德国的情况(也参考《弯曲的脊梁》),看了不由感慨极权都是类似的,今时今日的中国也完全有迹可循。
点阅:
mp.weixin.qq.com/s/ApJeat7wOme
本文厘清了这个可怕的过程:集体沉默造就集体记忆,人们从被动沉默到主动顺从,信息闭塞、异见者相互隔绝与“公众舆论”的关联,甚至发展出普遍的“责怪受害者”心理,最后人们接受了极权统治的“合理惩罚”和“合理暴力”逻辑,觉得极权并不是那么极权,甚至觉得自己并不生活在极权制度之下。

会心一击的一段话:「在群体中,尤其在组织化的团体中,人有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能本能地知道哪些看法可以安全地说出来,哪些不可以。那些不便说的也就是“危险”的看法,因为人们躲避它,以后还会就此消失,无影无踪。」

Tennichy boosted

刚才有人在我评论里说「Cinderella翻译成灰姑娘就比辛德瑞拉妙」——我不知道对方是在什么意义上说这个,不过这个名字其实非常有趣。

首先说一点:英语人看到「Cinderella」的感受和我们汉语人看到看到「灰姑娘」的感受是不一致的,因为英语人压根不可能知道「Cinderella」是什么意思,而这背后涉及到一个非常有趣的跨语言词汇对比:cinder(英语) vs cendre (法语)。

Cinder 在英语中的基本是「可燃物停止燃烧后的碎块」,比如「煤渣」——这里插一句,《黑暗之魂》中的「薪王」用的词就是「Cinder」,这个其实真有点神来之笔,因为「煤渣」这样的东西确实可以具有可燃性,但是又不是完全的燃料。

但是在英语中,这个词进一步被用来指称「燃烧的残余物」,比如「灰烬」(ashes)。这个引申跨度是比较大的,以至于《牛津英语词典》(OED)都吐槽说:「尽管在常规语言中『燃渣』(cinders)和『灰烬』(ashes)是很不一样的。」相比之下,Cendre 在法语中的基本意思直接就是「灰烬」。

而实际上,英语中的「Cinderella」就来自法语的「Cendrillon」——1697年法国作家 Charles Perrault 改编版是现代灰姑娘故事的原型——所以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对于一个不懂词源的英语人而言,看到「Cinderella」,他脑中第一个蹦出的形象很可能是「煤渣、碎煤块」,而不是「灰烬」。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说英语人看到「Cinderella」的感受和我们汉语人看到看到「灰姑娘」的感受是不一致的。

另外扯一句,英语人非常喜欢瞎拆词。比如我以前吐槽过的,「汉堡包」(hamburger)本义其实是「汉堡人」,作为食物名称原始意义其实是「用汉堡人的牛排做的三明治」——但是后来美国人瞎拆词,硬生生把「ham」和「burger」拆开,然后发明出「芝士堡」(cheeseburger)这样的词来。

与之类似,美国人看到「Cinderella」也开始瞎拆了,以至于最终在美国人的作品中,灰姑娘的名字叫「Ella」。对此,我无话可说。

Tennichy boosted

泽连斯基对俄罗斯的讲话。丘吉尔级的。

Tennichy boosted

给尚在写作的朋友泼盆冷水,今天的你写到死也没法突破三流作家水准。因为三流时代不出伟大的作品,天才从来成群结队涌现。

终唐一代有李白杜甫王维岑参两千三百个诗人,四万八千首唐诗,直接把古体诗这个体裁写完写尽了,硬生生把诗刻进了中国人的文化基因里,我没上过学的外婆都能背几首。可清朝二百年,回过头看除了几本小说、文人笔记和一些官场故事,倏然间在黑暗里挤出几滴微光,此外竟是万古长夜不见天日。

18世纪中后期,德国腓特烈大帝实行文化管制,把德国知识分子憋了几十年,最后憋出个”狂飙突进“运动,声势浩大,但今天被记住的大概也就有个歌德。而同时代的英法却天才辈出,数也数不清。

一个人的写作拗不过他的时代,文脉被污染了,需要时间吹尽尘霾,写作者才有机会大放异彩。

但在今天的中国,我们大概是不能活着看到时代的新风了,历史微不足道的小低谷,将塑造个体身陷囹圄的后半生。

Tennichy boosted

天下何人不辱华,女王当然不例外
patreon.com/posts/nu-huang-jia
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在位期間,曾於1986年10月訪問中國,成為歷史上首位訪華的英國國家元首,當時還與鄧小平會面,兩人更有講有笑。她還在白金漢宮,先後接待過華國鋒、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等多位歷任中國國家領導人,基本上每次都言談甚歡。
……
惟獨2015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夫婦到英國進行為期5天的國事訪問,相隔大半年後,英女皇竟在白金漢宮花園出席慶祝其90大壽的活動時,與倫敦一名高級警官罕有地談及當日的情況,直斥中國代表團「對(英國駐華)大使非常粗魯無禮」(they were very rude to the ambassador)和「匪夷所思」(extraordinary),並替當時負責保安工作的該警官大嘆「倒楣」(bad luck)。整段對話被一名攝影師拍下,發送到全國廣播機構而曝光。

Tennichy boosted

为什么我在意呢?因为半导体停滞已经影响到其他行业。

我工作的方向是纳米孔测序技术的碱基识别,用到了机器学习、高性能计算、异构计算。

一方面,我们拿各种材料的基底,嵌入纳米级的蛋白孔,生产流体芯片,用于信号采集。我司目前开发中的硅基底芯片,在南京找的代工厂,制程是90nm。而我们国外的竞争对手可以用到十几nm的制程。虽然本质上大家是在竞争那个蛋白孔的技术,但是硅基底的质量差距也导致我们很难打过。

另一方面,采集到的信号需要经过神经网络被翻译成DNA序列,推理过程依赖GPU进行运算。算力=检测通量。我在高性能计算方面投入了一年多,重写过几版软件,终于在Nvidia显卡上把性能翻了几倍。我们已经对H100显卡提前投入了研发精力,等Hopper架构新一代的显卡上市就要尽快适配和优化。
这时候美国下令对中国禁售A100和H100了。
虽然我们出货形态不会是这种高端的顶级显卡,但是谁又能保证其他型号不在什么时候被禁售呢?任何一家商业公司都不会容忍这么大的供应链断裂风险。所以我们又要开始找国产替代了——然而很难,国产GPU有多烂你们搜一下就知道了。

等于说,中国想要发展自己的基因检测技术,核心的纳米孔研发好了,最终出货时的测序仪却永远赶不上对手。
你的硅基底差,采集的信号就差,信号差了必须用更复杂的神经网络模型来弥补准确率。复杂的网络需要更大的算力,但可用的算力也比对手低一两个量级。导致你的测序通量也上不去。

结果就是大家觉得中国的基因测序技术好烂啊。但这些差距80%都源于美国限制中国使用世界主流水平的半导体产品和服务。别人公司站在巨人肩膀上做事,我们的公司一边做事一边给自己造肩膀。
中国的公司投入数倍于对手的精力做研发,大多数是浪费在「找替代方案」「应对禁令」「技术全自有化」。

Show thread
Tennichy boosted

今天看见一个同学说马上要润,我心想你人在国外了还润什么,结果他的意思是现在这个街区治安不好他要搬家“润”到另一个区。我就想起以前在twi上看别人苦苦科普Butch的含义,Butch不止是“具有masculine气质的lesbian”这么简单。

早年Butch lesbian多从事一些蓝领体力工作,20世纪酷儿的生存环境还非常恶劣时,她们经常充当保护伞的角色,用强壮的体魄和友善的胸怀保护、收留许多被霸凌的酷儿(尤其是feminine气质的酷儿),因此Butch在当时的酷儿社区是一个具有重要表彰意味的label,不是人人都能叫Butch。如果只是简单的masculine les,多数叫tomboy,只有做出此类贡献的masculine lesbian才能叫Butch。但是酷儿文化被越来越多人知晓后,很多名词的意义被稀释、简化成一种单纯的气质或风格,许多异性恋也挪用这些label,许多强壮的直女也管自己叫Butch,就像我们国内很多中性直女喜欢说自己很T。

Butch,“润”以及其它很多term的最终目的是打碎一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体系或撼动一些禁锢压迫的现实状态,但“多数人”的这种使用不具备这个效果,它们并没有在实际意义上解放任何人或任何观念。真正的少数群体消失了、泯灭了,少数文化变成主流文化一个“五彩缤纷的装饰”,一个文化消失了,另一个文化也没有被真正丰富。

Tennichy boosted

蔡霞:《习近平的弱点》: 狂妄与偏执如何威胁中国的未来
> 习近平还改变了常委会的运作方式。这在中共历史上是第一次:每个政治局委员甚至常委,都必须通过定期向习近平提交报告,以表示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并且习近平亲自点评他们的工作表现。曾经的常委之间的友情及平等相处一去不复返了。北京的一位前官员告诉我,作为七常委之一的王岐山——是国家副主席和习的长期盟友——曾向朋友抱怨,习和其他常委的关系已是“君臣关系”。

> 我从国务院的一位人士那里了解到一些决策过程的细节:上海疫情爆发不久,举行了一次有约60名流行病专家参加的在线会议。与会者一致认为,如果上海严格按照最新公布的官方指导方针包括放宽隔离要求,那么,这座城市的生活就可以大致照常进行。上海市党政系统及卫生系统很多官员都支持这种做法。然而,习闻言大怒。他拒绝听取专家意见,坚持强制执行他的“清零”政策。

> 去年12月,我从中国的几位联系人那里得知,因批评习的维吾尔政策而受到习近平指责的刘亚洲将军与他的弟弟同时“失联”了,他弟弟也是将军,兄弟俩的房子都被搜查。这一消息在军方引起震动,因为作为前国家主席的女婿,刘亚洲通常被认为是不可触动的。习近平通过拘留刘亚洲兄弟俩,向太子党及军队高层发出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警告:他们必须站队。

> 尽管如此,今年秋天最可能的结果是,习通过操纵程序、恐吓对手而获得他在党内的第三个任期,并因此得以连任国家和军队的领导人。就这样,邓小平执政以来唯一有意义的政治改革将化为乌有。

foreignaffairs.com/china/xijin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original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