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过《光环3 Halo 3》 🌕🌕🌕🌕🌗
neodb.social/games/223/
老光环三部曲的最后一章,整个游戏比上一代体验好很多。

玩过《光环2 Halo 2》 🌕🌕🌕🌗🌑
neodb.social/games/28/
玩的周年版。其实我觉得剧情写得还不错,周年版的过场动画非常棒。最糟糕的我感觉是这个游戏的难度平衡像是没有,普通难度还行,传奇难度的盾太少,手柄没摸两下就死了,体验非常差。

玩过《鬼泣5 Devil May Cry 5》 🌕🌕🌕🌕🌗
neodb.social/games/118/
对我这个很少玩动作游戏的人来说是一次很棒的体验!动作流畅、华丽,打击感很足,剧情其实写得挺有意思不过没什么存在感,性能要求不高但画面非常不错。

Rubicon boosted

@lianghuan

history repeats itself
同样的故事,十五年前巨人网络的网游《征途》就发生过
南方周末2007年就此写过一篇叫《系统》的特稿,记者曹筠武凭此获2009年骑士国际新闻奖
infzm.com/contents/31588
这篇文章发布后,很快被巨人网络动用力量从互联网上抹掉,包括南方周末自己的网站上一度都无法查看,而且据说已经出街的纸质版都被直接废品回收处理了。
和菜头愤而在自己的博客「槽边往事」上全文转载了这篇报道
web.archive.org/web/2013011113

Rubicon boosted

循着这个方向继续——

在《明日世界(Tomorrowland)》中,主角以预兆性发展(自证预言)解释了人性的抉择——每个人心中都有代表善与恶的两匹狼,最终胜出的会是人喂食的那只

超级歪关于《人慈》Rutger Bregman的影片 youtube.com/watch?v=b7AgojHiIh 也解释了这一点

在人类社会每一个昏暗时刻,我们恰恰都能看见人性的闪光——从上海封城下迅速自发行动的团长们,到唐山暴袭时尝试阻拦的食客。
当我们被堵嘴捂眼塞住耳朵时,当我们对人性的信心消耗殆尽时,我们恰恰要提醒自己:
善一直都在,没有什么可以将它消灭;
我们恰恰也要继续追问,是谁、以怎样的手段压制了善,制造了这个由恶胜出的局面?

这些人,巴不得我们觉得「万事休矣」、觉得「尘埃落定」、觉得「事已至此」、觉得「我们无法改变潮水的方向」。

如果这还不足以说服你,请再复习一下这个故事:
mastodon.social/@hiromst/10708

看看在网游这种规则完全人造的世界中,人性的善是如何像岩下种子一样倔强地发出芽来

我们可以,为抬起那块巨石贡献一个指头。

Show thread

Firefox自带的回音抑制算法好烂啊……把普通声音都削没了,找了半天才发现它是声音一顿一顿只剩噪音的罪魁祸首。

Rubicon boosted

#为什么平均工资没意义
这篇来自荷兰4年 Uber 招聘经理的文章,基于他的观察,介绍了一种新的工资分布模型

blog.pragmaticengineer.com/sof

他把企业分为 T1、T2、T3 三档,他们开出的薪酬分布在三个几乎不太重合的区间。
企业只需开出在自己这个档位内「略高于其它企业」的offer就能招到经验丰富的高级软件工程师。

这个模型解释了为什么平均工资完全无法反映真实情况。因为T3的那种全球化大企业有更复杂的收入结构(bonus、股权、分红等等),把这个档位的收入分布拉得非常扁平、对社会几乎不可见。

同时文章还讨论了一些衍生问题:
Covid-19 给欧洲的工程师带来一波收入上涨……
T2 和 T3 的面试难度几乎相等,但 T3 岗位的竞争者更多、经验要求更高……
判断一个好工作,除薪酬外的影响因素……

Rubicon boosted

好奇心因为(不分是否在骄傲月地)发布许多相关文章(后来有了 LGBT 栏目)被人说是 🏳️‍🌈 日报。在 2019 年石墙五十年之前,印象比较深刻的骄傲月专题是 2016 年的,当时一共发布了五篇文章:

你可以在社交网站上为自己选择 71 种性别,这到底是在说什么?
qdaily.com/articles/28354.html

大公司如何对待 LGBT ?这 15 个案例反映了它们的立场变化
qdaily.com/articles/28665.html

迪士尼动画片里到底有没有同性恋角色,这个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回答
qdaily.com/articles/28736.html

为什么说在性取向这件事上,宣扬“我们天生如此”并不完全正确?
qdaily.com/articles/27961.html

在中国,谁为 LGBT 人群带来支持和归属?谁来倾听他们的故事?
qdaily.com/articles/28919.html

Rubicon boosted

救命我不小心屏蔽了草莓縣一整個域名
目測有300人被我移走了😭我好笨
求象友撈撈

Rubicon boosted

This is exactly what happened in the early COVID days
不知道这次WHO和CDC还要装死装多久

Rubicon boosted

“一项由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主导的大型研究表明,可堕胎的妇女在 1 年内的生育意愿是无法堕胎的妇女的 6 倍以上,她们更有可能在今后生育一个孩子并更好地进行照顾。而无法堕胎的妇女失业的几率是可堕胎妇女的 3 倍,低于联邦贫困线的几率是可堕胎妇女的 4 倍,她们更有可能经历长期的经济困难状况。

医学顶刊《THE BMJ》 指出,根据过往的研究,如果全面禁止堕胎,许多意外怀孕的妇女将被迫进入生产过程,与之相关的死亡人数预计将增加 20% 以上。

2017 年,一项发表于《柳叶刀》的研究纳入了来自 61 个国家的堕胎统计数据。结果发现,在堕胎受法律严格限制的地区,75% 的堕胎过程中会出现「不安全」因素;而在可以应要求提供堕胎医疗服务的地区,87% 的堕胎未出现上述因素。

不安全堕胎是导致孕产妇死亡和发病的主要原因。2021 年,世卫组织统计发现,每年约有 4.7%~13.2% 的孕产妇死亡归因于不安全的堕胎。在发达国家,每 10 万次不安全堕胎就有约 30 名妇女死亡。在发展中地区,这个数字上升到 220 名。

来源:mp.weixin.qq.com/s/LDE9TJrzFiF

Rubicon boosted

看到象友的回复想到这一期,视频的制作者解释他为什么很讨厌被贴上 cyclist (自行车骑手)的标签,以及对骑手的歧视和刻板印象有多么严重。

他在多伦多工作时,由于负担不起汽车的价格,而TTC又太慢,于是选择了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从此以后,他作为一个顺直白男,第一次体会到了被归类到少数群体中,被歧视的滋味。
每当别人听说他骑自行车通勤,就会开始提起一些他们见过的其他自行车骑手触犯交规的例子,好像每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都为为其他骑手的行为负责一样。
但实际上,所有的调查数据都显示,汽车司机触犯交规的几率远比自行车骑手多。但“自行车骑手更爱冒险,更容易犯规”的刻板印象仍然牢牢地留在人们的脑海里。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因为汽车而死的人,几乎不怎么被报道。而在英国,当自行车撞死了一个行人,媒体花了一整个月报道这一件事。

这样的刻板印象使得骑自行车的人在路上更加不安全。有些汽车司机会在超车故意接近自行车,让他们感到威胁。

youtu.be/vMed1qceJ_Q

Rubicon boosted
Rubicon boosted

猴痘
过去22年在非疫区国家病例数:55
过去一个月在非疫区国家病例数:3500+
七日平均新病例增加如图2
快速检测方法:无
可以马上大规模量产使用的疫苗:无
传播渠道:确定可以通过接触和飞沫传播,不确定是否可以空气传播
Eric Feigl-Ding作为WHN成员参与的一个talk: twitter.com/i/spaces/1LyGBoNvn
Eric Feigl-Ding就是2020年1月24号在twitter上发:" HOLY MOTHER OF GOD - the new coronavirus is a 3.8!!! ” 当时除了看过微博的中国人,其余美国人都认为他反应过激了,之后纽约沦陷,WHO之后在3月11号宣布的新冠全球大流行。

Rubicon boosted

@runrunrun @board
刚刚收到噩耗,因为穷穷穷交不起学费,本人22fall的跑路计划只好泡汤。为23spring攒钱跑路,我可以给需要雅思考试辅导的小象提供一对一的口语和写作指导!

先说一下基本情况:本人雅思总分8.5,写作/口语8分,做过很长时间的雅思讲师,熟悉一对一的教学模式,可以提供专业的+个性化的口语和写作指导。

价格:100r/每课时(1hr),女生9折。为了防止出现“这钱花得相当不值!”的情况,强烈建议先联系我试讲(40min)再做决定。听我试讲只需要帮我买一杯咖啡(10r)续命即可 :dank:

本条嘟文长期有效,有兴趣的小象可以随时私信敲我!谢谢大家了!

===6月24日更新===

最近两天联系我的朋友有点多,如果您敲了我的私信或微信,我可能没有办法及时回复您,非常抱歉!但我有时间后会立刻回复,请谅解并稍等一阵 (土下座

===6月25日更新===

非常非常感谢小象们的支持,我下周的试讲已经排满了!我想先把这些朋友的试讲做完,并给后续课程安排好时间表。因此这两周我暂时不会接新的试讲,但后面如果时间允许,我会重新开放申请,请有兴趣的朋友持续关注,并再次感谢大家!

Rubicon boosted

又带着日落视频来了
17秒,涨潮时分,海天交接处纯享版

Rubicon boosted
Rubicon boosted

moviebluebook.com/1107/

1957年反右运动以后,有一批兰州大学的右派师生,被遣送到甘肃省天水的农村进行劳动改造。在那里,他们目睹了大跃进运动的荒唐和随之而来的饿殍遍野的惨烈。1959年底,他们中的几个人自发地办起了一个地下刊物,取名《星火》 。在《星火》杂志中,他们真实纪录了农村普遍的浮夸和贫困。他们首次从理论上对人民公社体制进行了深入系统地分析和批判。指出在农村农民已经成为农奴和奴隶。并在中国思想史上第一次提出:“建立民主社会主义反对国家社会主义”的命题。明确指出:一个政治寡头的利益集团正在形成。并且在《星火》的第一期发表了林昭的长诗《普罗米修斯受难的一日》。

《星火》是中国1960年代大饥荒期间所留存下来的唯一一份民间刊物。最后,参与创办刊物的师生和同情他们的农民和干部有43人被判重刑

Rubicon boosted
Show older